湖北福彩33选5 > 科幻小说 > 尚不知他名姓 > 第984章 独酌(61)他人即地狱

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表: 第984章 独酌(61)他人即地狱

  “七……七百两?”

  庞大宽还没有反应,他那个管家却先下巴掉到了地上:“真的呀?”

  庞大宽却大声咳嗽了一下,三角眼里的怨毒之光狠狠的把他的管家扎成了筛子。管家登时不吭声了。

  庞大宽这才看向那少年,皮笑肉不笑道:“管家刚才也说了,我说的只是大概的价钱,具体多少,我们还可以商量的……”

  管家莫名其妙地看着庞大宽,不知道他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。管家太了解自己的这位领导了,这位领导可是不会干赔本的买卖,怎么可能同意再商量商量这个价钱呢?

  那少年却只微笑不语。

  庞大宽等着他说话,却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竟然心理素质出奇的过硬,愣是不开口。土财主等了片刻,自己按捺不住了,只好清了清嗓子,道:“我说七百两只是一个基础价位,我……”

  “您还要涨价?”那少年一笑。

  庞大宽假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土财主自以为自己心思深沉,哪知他那点小心思,早被吴有看的是一清二楚。少年的笑容很是清澈:“你是不是看我答应的痛快,所以觉得价钱要低了?”

  “这……”庞大宽嘿嘿笑着,道:“说了可以商量的嘛!”

  “商量?”少年笑吟吟的,却慢慢摇了摇头,道:“好呀,三百两?!?br />
  “诶?”这下轮到庞大宽惊愕了:“不是……不是说商量……刚才还七百两呢……”

  “商量只是商量,但谁说了商量完了只能往上涨而不能下落呢?”少年只是保持着微笑:“只有三百两,多一文都没有?!?br />
  吴有的直白刺激到了庞大宽,土财主条件反射一般暴跳起来:“你耍我是不是?哪有差这么多的?”

  吴有也不多言,似乎懒得再理庞大宽,只耸耸肩,起身就往外走。

  “晴空之石”比庞大宽和管家都要着急,尽管这两人已经是抓耳挠腮的了?!扒缈罩焙薏坏昧⒙沓ち耸殖隼?,把那少年拉回来。这块永冻之冰想要跟一个能融化了他的人走。而且“晴空之石”早就认定了那少年一定会带他走的,怎么能说走就抬脚走呢?

  庞大宽也傻眼了。他从来没跟人这样打过价,简直像是跳崖一般刺激。不过刺激归刺激,庞大宽还是得忍着这种直戳心窝子的刺激,冲着吴有晃晃悠悠的背影大喊一声:“成!三百两就三百两!”

  虽说比七百两是亏多了,但能留下三百两也算是赚了……吧?

  当“晴空之石”被一下抛起、一下又落在那少年手中时,他自己仍觉得刚才所经历的这一切,简直是如梦如幻啊。

  此时,连半个夜晚都还没过去呢。

  洪水退去的时间还不长,因此河道附近原本一个用作观景的凉亭,下半截柱基还泡在水里,像是离群的水鸟,孤独地栖在水中。

  少年躺在凉亭还算宽阔的栏杆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抛起“晴空之石”,看着那小小的幽蓝在后半夜的浓重夜色中划道清冷的弧线,伸手又握在了手心里。

  手心里的温度,好暖?!扒缈罩毙闹蟹路鸨淮悍绱捣髁说暮?,微微荡漾,波光粼粼。

  “喂,你可别忘了自己是块冰,小心被捂化了??!”少年笑嘻嘻道。

  “晴空之石”是禀天地的自然精华,类似于灵物;而那少年又是一个修为不低的修习者,竟懂得如何运行气息与自然之气沟通,所以,他们两个,只要能互相接触,就完全可以自如对话。

  这一点对于“晴空之石”来说绝对算的上是惊喜。他还从没有试过如此顺畅的和人进行过交流。

  “我最初的本形就是水,怎么会怕化了呢?”这“晴空之石”小声道。一时间,他不忽然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声音跟那少年说话。虽然他明知道他们两个的交流并不用发出声音。

  “本形为水,却被人当成宝石收藏着……有趣?!鄙倌耆匀晃兆拧扒缈罩?,笑道。

  “咦?对了,这么长时间,从没有人发现过我是水而非石,可是,为什么你就能一眼瞧出来呢?”这“晴空之石”纳闷问道。

  “这有什么难的?”少年笑道:“水之气与金之气,能一样吗?即便你算是极度凝炼的水之气,与金石气质接近,那也无法更改水的本质?!?br />
  一眼就能瞧破本质,“晴空之石”认为,这除了实力,一定还有着某种程度的心有灵犀。他也不由自主地笑了:“你为什么要来找我?”

  少年抬起手臂,把“晴空之石”放到了自己眼前,眯起眼睛,似笑非笑,道:“大名鼎鼎的厄运之石,我说什么也得见一见的……话说,过你手的人命,哪怕不算上这次的洪水,你都数不清吧?”

  “这……我只是不喜欢,不喜欢他们把我禁锢在干枯的黑暗里……”不知怎的,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的“晴空之石”,在这一刻,竟不敢去看那少年漆黑却像夜星般的眸子。

  “可是,他们只是用他们以为最好的办法,来珍藏你,而非刻意来迫害你?!鄙倌晡⑿Φ?。

  “那,是我错怪了他们了?可是我……难道我就应该忍受着,被他们卖来卖去,越来越远离我的河流吗?”虽然他不想让那少年看不起自己,可是“晴空之石”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,他是真的委屈:“让我委曲求全,我做不到?!?br />
  少年始终带着淡淡的笑,但“晴空之石”却看的出,少年那温和的笑,终究是被他眉心微微拱起的小丘给添进去了细碎却好似无尽的苦涩:“每个人都在用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来对待别人,结果呢,却平添这无数的本不该发生的误解,纷争,对立和愁苦……”

  这似乎是理解?“晴空之石”心中蓦然一喜,道:“所以说,我没什么错吧?”

  少年刚才因为略有些失神而散乱的眼神重新聚了焦,黑亮的眸子盯紧了这蓝色冰块,幽幽道:“可是,就算再委屈,再有难言之隐,也绝不能成为滥杀的借口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那“晴空之石”还想解释些什么,却见少年摇了摇头,这蓝色硬冰登时没了音儿。

  少年郑重其事道:“生命是个很奇妙的存在,任何的人或者物,都没有权利肆意剥夺生命存在的可能!”

  “可是你说的这个,只能是近似于虚妄的理想状况吧?”那“晴空之石”显然有不同意见:“这个世界,只要运转,就不可能少了对生命的剥夺!比如,你要活着,就得吃东西,你吃东西不算是剥夺人家生命吗?不管是菜还是肉,不都是草木或动物牺牲了命来养活人吗?所以,这种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吧?”
870| 232| 958| 474| 579| 815| 522| 798| 823| 25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