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福彩33选5 > 都市小说 >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 > 第100章: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

湖北11选5走势: 第100章: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

  这边发生的事情早已经引起了数人围观。

  只不过碍于谢景淮在,围观的人群也不敢凑上前,只是远远的看着。

  在看到谢景淮把上官月打飞出去时,惊动了正在茶楼上喝茶的齐阳和温子亭,两人双双探出头来凑热闹。

  在看到谢景淮怀中抱着顾浅,上官月正挣扎着站起来时,两人对视了一眼,心中划过一抹了然,面上却也是见怪不怪了。

  他们早已经料到,这两人在京城里一碰到,肯定就会有冲突。

  莫说现在,以前也是经?;嵊姓庋某∶?。

  谢景淮一直无视上官月的骚扰,到实在做不到无视,就直接把他打趴下,爬都爬不起来的那种。

  “这两人又杠起来了?!逼胙暨踹踹趿肆缴?,转头看了一眼老神在在喝茶的温子亭,开口道:“你说阿月这是何必呢,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他怎么还耿耿于怀?!?br />
  “呵,谁知道呢?!蔽伦油っ蛄艘豢诓?,舒坦的的眯了眯眼睛:“可能是拉不下脸面来道歉吧?!?br />
  齐阳摸了摸下巴,看着正跟谢景淮拉拉扯扯,似乎打算把顾浅抢过来的上官月,眸中划过一抹同情。

  “说起来,阿月和景淮,很久之前就相互看不对眼了?!?br />
  众人皆知,十年前的京城,有两位出名的公子哥。

  一位便是早早继承瑞王之位的谢景淮,一位便是靖王府的世子爷上官月。

  两人初见于军营,一开始属于相互看不对眼的存在。

  许是年少轻狂,两人没少打架。

  平时训练也打,吃饭也打,甚至睡觉睡到半夜都会起来打上一架。

  不光如此,在战场上两人也是相互比拼,默默的看谁杀的敌人多。

  杀完敌人下战场之后,两人又会带着伤打一架。

  几乎每天两人见面的话,要么动口,要么动手。

  谢景淮少言,平时跟上官月动手最多,动口的次数倒是少。

  两人在军营中打打闹闹过了一年,关系缓和是在一次上官月被敌人埋伏,濒死前谢景淮带兵来救了他的命那时候。

  本来吧,齐阳和温子亭那时同上官月关系还挺不错的。

  但在回了京城后,上年少轻狂的上官月喜欢上了孙尚书的千金,当时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儿孙雅枝。

  当初的上官月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纨绔的公子哥,对于喜欢的人当场就出手了,各种送胭脂首饰,各种表白示爱,简直就跟疯了一样,被齐阳和温子亭取笑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但,好景不长,驻守边疆打了胜仗的谢景淮班师回朝领赏,孙雅枝无意中见到谢景淮,对他一见钟情。

  为了接近谢景淮,孙雅枝利用了上官月。

  于是乎,年少轻狂又一片赤诚的上官月被她利用了很惨,让他的自尊心狠狠的被打击了一番。

  本来跟谢景淮关系已经缓和了,因她又变的不容水火。

  虽最后孙雅枝被上官月整的只能下嫁一个商贾,但他心里还是颇为不甘心。

  凭什么他喜欢了那么久,努力追求了那么久的姑娘,见了谢景淮后直接对他一见钟情?

  他不服,心中更加想要变得优秀。

  他心里知晓那不是谢景淮的错,却也拉不下面子来同他道歉,干脆就远离了军营,去江湖上闯荡。

  闯荡多年,他获得了一个明月公子的称号,名动京城,几乎与谢景淮平起平坐。

  当然,见到谢景淮他还是会出声呛他,要么就是两人打上一架,这点从未改变。

  齐阳和温子亭见多了,两人便觉得见怪不怪了。

  毕竟……

  当初齐阳跟温子亭还怀疑上官月是不是喜欢谢景淮,借此来吸引他的注意,想跟他在一块呢。

  结果他们两个被谢景淮和上官月打的嗷嗷叫,半个月都下不来床。

  “孽缘啊,孽缘?!逼胙粢∫⊥?,捧着一杯茶看戏看的津津有味。

  正跟谢景淮抢顾浅的上官月察觉,一抬头就看到了齐阳那欠扁的模样,当即从顾浅怀中抱着的糖炒板栗袋子里拿出了一颗板栗,往上边一丢。

  “嗷!”一声惨叫响起,齐阳捂着自己的眼睛,咬牙切齿的怒吼:“上官月??!你找打哇!”

  “哼,有本事你下来跟我打一架!”上官月冷哼了声,抬起手冲齐阳勾了勾手指头。

  齐阳心头火气蹭的一下涨的老高:“嘿我这暴脾气!”

  他哐的一下把手上的茶杯放在桌子上,双手撑着窗户往下一跃,跳到上官月面前,抬起手对他的脸就是一拳。

  “喂喂喂,打人别打脸啊嗷!”上官月急急忙忙抬手挡住他的攻击,两人没什么形象的扭打在一块。

  “哎,年少轻狂啊?!蔽伦油の弈我∫⊥?,拿起茶杯吹了吹,正准备惬意喝自己的茶,不去凑热闹时,一鞋子从下边飞了上来,从天而降哐当一下落在他的茶杯里。

  温子亭额头青筋暴起,猛的将手中茶杯放下,拿起鞋子咬牙切齿的喊了声:“齐阳!”

  正跟上官月肉搏的齐阳刚一抬头,迎面就来了一鞋子,正正落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紧接着,温子亭身形如虎,直接从上边扑了下来,加入战局。

  这神转折让顾浅看的目瞪口呆。

  咋回事儿???

  刚不是还抢她抢的起劲儿么?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?

  谢景淮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没什么形象,扭打在一起的三个人,紧紧抱着顾浅,不给她逃离的机会,随后往后退了退,远离战圈后,才幽幽问:“浅浅,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?为何要跑?”

  顾浅抬起小脑袋看着他,一脸惊奇:“不是你要给我解释吗?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?分明是你在外面有狗了我才跑的?!?br />
  谢景淮一脸茫然:“御书房里不给狗进入,怎么有狗了?”

  他出御书房来没碰到狗啊。

  再说了,怎么有狗了就要跑了?

  他现在可比窦娥还冤。

  e ……

  顾浅抿了抿嘴唇,看着谢景淮解释:“意思就是,你在外面有女人了!”

  “我没有?!毙痪盎醇负跸攵疾幌氲幕卮穑骸扒城?,你可别冤枉我,我除了你,就没有别的女人了?!?br />
  “你胡说!”小家伙瞬间气的脸色通红:“你明明就有!你撒谎!”

  果然,扶苏说的没错!男人的嘴,都是骗人的鬼!
575| 962| 866| 872| 667| 193| 103| 126| 696| 360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