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福彩33选5 > 都市小说 > 重生后我嫁给了佞臣 > 76.正文完结

11选5稳赚投注技巧: 76.正文完结

  此为防盗章, 订阅率不足的读者,请24小时后刷新正版内容

  副统领上前,朝梁公公伸手, “公公,圣旨拿来吧?!?br />
  梁公公诧异看向燕辞, “燕世子,这……”

  燕辞清眸依旧毫无波澜, 笑的温淡如初,“本世子想知道,大将军求了陛下何事, 让陛下追回自己下的旨意?!?br />
  陛下在位二十多年, 从未追回过一道圣旨,如今竟因为云亭而追回圣旨,倒是令燕辞讶异云亭究竟说了什么。

  对上燕辞那双温润平静的双眸, 云亭凤眸幽暗深邃,薄唇微启,气定神闲道,“本将所求,与陛下召回圣旨无关, 本将只是为陛下跑个腿?!?br />
  燕辞低低一笑,“当真是跑腿吗,本世子还以为将军对平珺郡主也心悦之呢?!?br />
  今日他派人来求亲之事, 可是得了个有趣的消息, 郡主竟然与云大将军去游湖了, 如今云亭又来追回他与郡主的赐婚圣旨,不由得燕辞不多想。

  即便燕辞站在地上,仰头看向坐在马背上的云亭,依旧不带半分卑微,更没有被云亭的威压压住,温温雅雅,淡定如斯。

  云亭觉得燕辞这货要成为自己的情敌,真的挺棘手的,此人看着温润如玉,实则内里全都是坏水儿,瞧瞧他问的都是什么话。

  每一句都是陷阱。

  真不愧是前世能成为帝王的男人。

  啧!

  不过,他云亭也不是吃素的,想要娶他心头挚爱,须得从他尸体上踏过去。

  云亭随即坦然颌首,“没错,平珺郡主自姿容俱佳,倾国倾城,本将自亦有爱美之心,用你们文化人的话来说,叫什么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是吧?!?br />
  听云亭毫不隐瞒,燕辞本来温雅清和的眉眼淡了下来,“云大将军才华出众,只是不知何谓先来后到?!?br />
  “确实不知?!痹仆こ叛啻撬菩Ψ切?,完全不接茬,伸手道,“圣旨拿来,皇上还等着本将去复命呢?!?br />
  燕辞长身玉立,端的是风雅无双,语调亦是不卑不亢,“不劳烦云将军,本世子自去见皇叔奉还?!?br />
  “那……您请?”

  云亭手臂一展,给燕辞让开了一条路。

  看向副统领,“你随燕世子回宫交差?!?br />
  “是……”副统领觉得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,旁边的梁公公亦是如此。

  众人心思各异,很快便在街口散了。

  云亭看着他们离开,本来坦然含笑的凤眸立刻凝重,“拂苏,快去调查怀安王何时回京,本将要去见怀安王?!?br />
  “属下这就去办?!?br />
  隔着一条街,云亭目光落在大门紧闭的怀安王府上,神色诡谲而凌冽,“星儿,你是……我的?!?br />
  上天给他重生一世的机会,就是为了不重蹈覆辙。

  经过这次,云亭觉得,若再随波逐流,可能活几世都得不到心爱的女人,甚至?;げ涣怂?。

  本来清透凤眸,此时满满皆是漆黑摄人的暴戾。

  ……

  秦南星并不知晓男人之间的战斗即将打响,也不知自己差一点就要被赐婚,此时正捧着话本子研究,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。

  没多久,听青雀说苏城来了。

  素手轻抬,声音靡丽而怠懒,“让他进来?!?br />
  自从上次,他父王离开后,便将苏城调到揽星苑,给她所用。

  毕竟当初是她母妃的亲卫首领,大抵怀安王意识到了自家女儿长大了,也需要培养自己的亲卫,而苏城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苏城进揽星苑的时候,秦南星正斜倚在罗汉床上,纤细玉指捏着一枚精致的兔子形状的桂花糕。

  看着郡主眼都不会眨的将精致如真兔子的糕点一口咬下它的脑袋,苏城眼角微抽。

  郡主跟小时候,变化挺大的。

  “郡主,属下有要事禀报?!?br />
  秦南星慢条斯理的咽下糕点,便用帕子擦着手,才闲闲开口,“说吧?!?br />
  “启禀郡主,属下得到消息,今日燕世子从皇上那边求得您与他的赐婚圣旨,后来被云亭大将军追回?!?br />
  “什么,赐婚?”秦南星本就华艳的容貌此时染上几分惊讶,继而听云亭拦下,忍不住笑出声,他胆子可真大,用什么法子拦住皇上圣旨的。

  不过燕辞也是狠,直接请旨赐婚。

  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没想到郡主不怒反笑,苏城越发看不懂自家这个小主子了,低声道,“郡主何乐之有,难道并不想嫁给燕世子?”

  “燕辞此人,心思深沉,醉心权势,自然不是本郡主的最佳选择?!鼻啬闲窍讼傅氖种盖徼谱畔掳?,桃花眸略低垂,在眼尾晕染下一片浅浅的阴影。

  苏城听到这个答案,很是震惊,“郡主如何得知?”

  在他印象中,燕世子温润雅致,虽才华冠世,却生性淡薄名利,怎么都不像是喜好权势之人,他跟郡主所言真是同一个人吗。

  “本郡主如何得知,你无须知晓,只须知晓,珍爱生命,远离燕辞?!?br />
  秦南星可是活了两世的人,未来燕辞乃帝王之尊,若是嫁给了他,她以后要面对的可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与那么多女人去争抢一个男人的宠爱,还不是喜爱。

  她好不容易再活了一次,怎么可能会去自寻死路。

  一个王府宅院她都看不清人心,何况去跟一群女人争抢,在话本子里活不过第一页。

  想想便瑟瑟发抖。

  “这事儿你听本郡主的,不过云亭是怎么拦下的?”秦南星倒是对云亭来了兴致,“他是从宫里来的吗?是皇上让他拦的吗?为何皇上会改变主意?”

  听着自家郡主一系列问题,苏城面无表情,一一回道,“属下只查到云大将军确实是从宫内而去,身边随行御林军副统领,应该是皇上之意?!?br />
  顿了顿,略一犹疑,“只是属下不知原因,宫内暗线尚未传来消息?!?br />
  “那再等等?!鼻啬闲侨粲兴?,随即摆摆手,“行,你先下去吧,一有消息,即刻来禀?!?br />
  只是……

  还未等到苏城的消息。

  第二日,怀安王府门口,便出现了有适龄儿郎的各府派遣来的媒人,这也就罢了,甚至有人为了表重视,长辈亲自前来。

  一时间,怀安王府热闹至极。

  秦南星刚刚起榻梳洗完毕,换了身藕荷色绣着繁复奇花异草纹样的锦裙,即便是如此淡雅的颜色,都未曾将秦南星的容貌压下半分。

  “郡主,怎么办?”

  管家从外面匆匆而来,这么多人,也接待不过来啊,但是又不能慢待了。

  毕竟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家,昨日因主人不在,她们方失望而归,今日秦南星在府中,她们自然得见着人才行。

  秦南星葱白玉指轻抚袖口锦缎,随即气定神闲的挑起描绘精致的柳眉,殷红润泽的唇瓣微启,不疾不徐道,“慌什么,全都迎到正厅?!?br />
  随即看向候在一侧的苏城,“苏首领,你即刻派人将这事儿传出去?!?br />
  眼尾压着狡黠的笑,她就不信,云亭得了这消息,还能坐的住。

  等吩咐完毕,秦南星还有心思道,“先布早膳,等用了早膳后,再去会一会她们?!?br />
  世人皆说,世间最可怕之一便是媒人巧嘴,她倒是想亲自见识见识。

  大将军府。

  前脚那些人进了怀安王府,后脚云亭便得了消息。

  书房内,猛地一拍桌子,厚实的金丝楠木书案瞬间碎成块,“岂有此理!”

  他好不容易暂时解决了燕辞这个情敌,怎么又冒出来一群,娘的,非要跟他抢女人是吧!

  旁边拂苏淡定看着那堆碎木头,默默想到:又得换书案了。

  按照大将军这种几天碎一面书案的速度,他们得囤个十张八张的才够用。

  “拂苏!”云亭扬声喊道。

  声音清越却震耳欲聋。

  揉了揉耳朵,拂苏镇定自若的走上前,“属下在?!?br />
  “去将所有前往怀安王府求亲的记在小本本上!”云亭提到他们的时候,声色紧绷,语调森凉,眼神亦是漆黑慑人。

  一看自家将军如此,拂苏便知将军是当真事了。

  面色一凌,恭声道,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?!?br />
  在拂苏转身之时,云亭陡然喊住他,“先别走?!?br />
  “嗯?”拂苏回身,垂手躬身而立,生怕将军迁怒与他。

  偏偏云亭怒道,“抬头看着本将,不抬头,本将怎么问你话?!?br />
  “???将军想要问什么?”拂苏诧异抬眸,入目先是自家将军露出来的泛着红色的耳朵根,将军害羞?

  老天,快让他瞎了吧。

  见他视线放在自己的耳朵上,云亭咬牙切齿道,“本将让你看本将今日穿着姿容如何?!?br />
  拂苏终于反应过来,看着将军穿着轻便的雪青色织锦软袍,宽肩窄腰大长腿,泼墨长发被玉冠束起,露出好看的额头,整张俊脸曝露出来。

  全然没有任何死角的俊美昳丽。

  竖起大拇指,拂苏赞道,“将军今日风姿绝佳?!?br />
  见他不似是说谎,云亭这才越过他,飞速离开。

  留下懵逼的拂苏,将军跑什么呢?

  云亭跑什么呢?

  他自然是要去哄未来娘子,那么多人虎视眈眈,若一时没看住,就成别人的了!

  秦南星准备换一身华艳的‘战’裙呢,便唤青雀去跑腿,“将本郡主前日刚得的那身绯红的留仙裙拿来?!?br />
  “郡主稍等,奴婢这就去?!鼻嗳复掖依肟考?。

  因着正厅客人极多,秦南星便让几个贴身的丫鬟去正厅帮忙,只留下了青雀一人伺候。

  等青雀离开后,眼看天色不早,秦南星先去了屏风后,独自宽衣。

  脱到只剩下寝衣之时,秦南星听到外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,伸出瓷白如玉的手臂,“青雀,裙子递过来?!?br />
  屏风外。

  云亭一进门,入目就是屏风内伸出来一只玉臂,光滑莹润,瓷白细腻,又纤细的仿佛一折便能断掉似的。

  美不胜收。

  下意识摸了摸鼻子,狼爪便想要伸过去。

  其实他自己都是无意识的动作。

  啪!

  一个巴掌拍向他的手背。

  秦南星见‘青雀’没作声,随即转身,却看到一只古铜色的狼爪,瞬间拍过去,“登徒子!”

  “来……”

  正准备喊人呢。

  下一刻,红唇被那只大手捂住,腰间亦是缠上了一只手,身形一转,整个人被压在了屏风上。

  耳边传来熟悉低哑的声音,“是我,别喊?!?br />
  不过是片刻功夫,抬眸,秦南星看到了云亭那张工整昳丽的俊脸。

  桃花眸内由愤怒转为惊讶,而后又转为得意。

  她就知道,云亭会来!

  果然来了。

  本来娇躯僵硬,在确认是云亭后,便渐渐柔软起来,如同一滩水儿似的,被云亭压在屏风上,本来按着他胸口的玉手也渐渐放到他的后背。

  在他结实优美的后脊画圈圈。

  云亭的感受最深刻,本来是抱着一块香喷喷的玉石,却在他怀中,渐渐变成了香喷喷的软团子,想咬一口。

  瞬间口干舌燥。

  “我放开你,你莫要再喊了?!?br />
  秦南星听着他越发沙哑的声音,眼底的得意越甚,她没有做声,只是轻轻眨了眨长睫。

  “噗通?!?br />
  看着她那撩拨的长睫,一眨。云亭觉得自己心跳的速度,可能要从胸腔蹦出来。

  尤其是,这小坏蛋,湿软娇唇还碰了碰他的手心。

  痒得他,要炸了!
1000| 326| 152| 716| 785| 637| 768| 872| 88| 769|